您的位置:首页 > 物流资讯 >

“新基建”对农村电商物流发展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5-26 09:30

近年来,电子商务在农村迅速发展,有效地促进了农产品的上行和工业品的下行,也促进了农村电气商务业的发展。4月24日,人民网发布《中国农村电商物流发展报告》,成为话题。推进“新基础设施”对农村物流业有何影响?对此,人民网记者拜访了报告执笔者,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吕建军教授,深入分析了中国农村电商的物流发展。

 

农村物流业“新基础设施”有望促进农村经济新动能

 

吕建军认为,农村居民收入增加、电子商务消费渠道向农村市场下滑、农村消费市场环境改善等因素可持续释放农村市场的消费潜力。同时,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给农业产业发展带来巨大活力,成为农村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成为打开我国农村经济的新杠杆,农村数字经济也促进农业和其他产业的深入融合发展。

 

农村电子商务是农村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繁荣的新亮点,在有效促进农产品上涨和工业产品下降、引领城乡消费内需、重建产业结构、促进城乡和谐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持续增长的农村电子商务主体,有效激发了农村物流需求,为农村电子商务物流的发展打下了市场基础。

 

总体来看,我国农村电商的发展仍处于快速增长和扩张期,是行业发展的长期。当前农村市场需要继续开发,农村电商市场规模进一步增大,农村经济发展贡献度继续上升。

 

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与物流协同发展的深入,不仅促进了农村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也推动了物流变革。随着农村网民数量的增加和网络购物、移动电气公司的普及,农村电气公司网络零售额和农产品网络零售额呈现迅速增长的态势,相应的农村电气公司物流迎来了发展机遇。农村电商物流不断加快“工业品农村、农产品城市”趋势,对农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也提供了坚定的支持,在正确脱贫、振兴农村和提高农业竞争力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据国家邮局统计,目前农村地区年收入达120亿件,电商将农产品销往城市和工业品农村的总销售额超过7000亿元。

 

在各级政府高度重视下,我国农村地区已具备发展电商物流所需的硬件和软件基础设施,包括农村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基础设施和农村信息服务系统等,为农村地区电子商务的发展提供基础和保障。

 

随着我国电子商务发展模式的成熟,电子商务与物流的协同发展不断深化,电子商务物流仍然是物流细分领域中较为活跃的领域之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电商物流创造了更丰富的应用场景,不仅创造了新的电商事业状态,还推动物流服务重建供应链,加快了物流业的持续发展。

 

基于现代信息技术的“新基础设施”重塑了农业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经济活动的各个环节,产生了新技术、新产品、新产业,加快了农村电商的发展,物流业也迎来了新的机遇。

 

电商物流“新基础设施”促进智能供应链向乡村下沉

 

数字化和智能化是电商物流发展的必然趋势,从长远来看,电商物流企业将在普及信息技术和数字化的基础上优化物流业务、路径和节点,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和共享,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同时提高上下游企业、横向关系企业的嵌入能力

 

“新基础设施”构筑智能供应链继续下沉的良好基础,重建农村电商物流供应链,传统领导企业控制供应链,电子商务企业控制渠道控制,对供应链进行上下游协同一体化转变,农业由于技术创新,农村电商物流供应链实现了平台化和集成化运营,实现了规模化和柔性化相结合的运营方式,形成了新的供应链组织形态。

 

从具体业务实施的角度分析,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物流产业将产生多种新的产业机会技术创新和互联网基础设施、云技术的成熟发展。在大数据合作下,物流的商机、现代化水平、管理水平和服务水平提高。

 

关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流行对电商物流发展的影响,吕建军认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病冲击了传统线下的流通,主流电商平台统一安排运输力,是智能供应链下沉的模式,推进了特殊时期的物流保障。作为“新基础设施”服务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智能供应链对智力农业、产业拉动、扶贫和物流普及发挥着基础作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流行迫使电商物流智能化转型,促进电商物流企业服务能力的提高,深化供应链服务能力的协同发展,提高电商物流整体供应链的自动智能化水平。这要求电商物流企业不断加强自动化技术投入,转型为“科技型”物流企业,建立智能、自动化、可视化的供应链运营服务体系。

 

论电商物流企业应如何利用“新基础设施”构建从生产到消费的灵活网络智能物流。物流企业应该在未来的网络布局中打破碎片,推进物流节点的多功能性和多业务互换性,加强运力布局的灵活性,建立整体连接、局部协调的柔性网络。同时,利用5G应用场景,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灵活网络智能化,如仓库系统智能构建、智能规划路线方案、智能规划采购、智能规划物流资源等,降低物流成本,提高时效性。

 

另外,疫情期间对“无接触”配送模式的需求,提高了智能快递的利用率,加快了企业配送机器人、无人机等的开发和应用。未来“无接触”配送的发展趋势丰富了最后一公里的功能和商业模式,带来了更多的应用场景。“无接触”配送改造末端最后的公里场景,增强顾客的粘性和物流末端的生态。

 

农村电商物流纵向多样化发展促进乡村生活富裕化

 

随着农村电商物流的发展,连接农户、经纪人和其他乡村资源的各种电商企业也像下雨的竹笋一样发展起来。这种乡村农户共同建设农村生态的电商企业的出现和发展,给乡村和农户注入了新的思想和动力。农民充分发挥主观创造能力,引入竞争机制激发活力,根据不同乡镇优势形成差异化、分层结构,形成在地区、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促进竞争秩序、有无、繁荣的结构。这种新的集体组织方式具有交易成本低、组织管理扁平化、时间场所不受限制等优势,不仅能形成组织优势,还能融入竞争因素,在未来组织农户形成纵向一体化竞争中具有很大优势。

 

在生产方面,农户组织成各种农村生态电器商。在融入生态电气商品的同时,农户仍然依据平台市场信息作出个人决策,发挥个人创造能力,使生态组织充满活力和竞争力。农户利用生态电气商的优势,综合各方面资源,形成农村特色品牌化产品,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建设村一品,同时利用生态电气商的组织资源建设村服务所,开展标准化包装、检验和筛选等,利用县内物流传达县城电子商务配送中心,开展二级标准化筛选和再检,基于第三方物流迅速进入地级市分包中心实现三级抽检,最后通过地级市区物流实现社区、实体店配送。消费者购买渠道呈现出多订购多网站消费的特点,实现了从农村到城市餐桌的无缝联系。实现这种农家组织纵向化的生态电力业者,不仅可以增加乡下人民的收入,还可以让城市居民安全地放心餐桌上的食品。

 

同时,农村电子商务物流还存在一些问题,客观阻碍了农产品电子商务的发展。

 

首先,由于农业生产的分散性、规模小、季节性等特点,农村电商物流成本远远高于城市物流成本,农村电商物流在农村地区需要的配送时间较长,对物流需求的变动性也较大。同时,农村交通基础设施较弱,农村物流具有个体规模小、分散性强、专业化和组织化程度低等特点。其次,由于农产品本身容易腐败,我国农村冷链物流管理能力不强,冷链物流基础设施不充分利用,农产品物流对美欧日等国家有明显高的消耗性,在水果、蔬菜采摘、运输、仓库等环节的损失率为25%-30%,物流成本较高

 

第三,农村电商物流涉及农产品、农资和农户日常生活用品等产品,由于我国农业生产方式、农产品品种等多样性、业务操作复杂性、业务主体间关系复杂等特点,农村电商物流标准化和规范化程度低,不能形成从生产到零售的供应链协调管理。

 

最后,农村电商物流的发展存在着无序性和创新性的不足,管理制度也存在着简单复制城市电商物流、考虑农村生产生活习惯的不足。例如,电商物流企业在城镇网站“惩罚托管”机制,在农村电商物流快递清单少、难以提供证据的条件下,快递员工得不到报酬、激励不足、处罚过多、乡镇快递员工积极性低。


电话直拨